52书屋 > 都市小说 > 为你变身男闺蜜 > 番外之文家女霸王文灿灿003
    何天德只顾着跟裴佳悦叙旧,一转眼就看到两个小的居然手拉手在一边儿玩儿上了,真让人有点儿哭笑不得的感觉。
    虽然他们父子俩都很大度地说不用裴佳悦陪着去医院,可是裴佳悦还是拎着文灿灿一起去了医院。
    到了医院里,医生大致看了看伤口,让护士给消了毒,擦了消炎药膏,嘱咐三天之内最好别碰水,就算结了。
    反倒是文灿灿的耳朵,因为耳根处被揪得撕裂了,医生很严肃地嘱咐说,一定要包扎,否则,很有可能会因为穿脱衣服时不小心,使伤口裂缝更大,那样的话,就要缝针了。
    这场战斗的结果,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期,何揽月虽然看起来伤势严重,其实只是伤在表皮,以孩子的再生能力,一周之内应该就能长好了。反而是文灿灿的伤口,起码也需要十天以上。
    如此一来,文灿灿这个挑起事端的,反而成了大家同情的对象。尤其是何揽月,原本就因为违背了绅士守则而纠结,这下子就更是后悔了。
    当然,裴佳悦的初衷只是要好好教训一下文灿灿,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,至此,她也只好色厉内荏地教训了几句,便不了了之了。
    何揽月跟着他爸爸何天德回到家,一路上都是垂头丧气的,何天德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教训儿子吧?他毕竟也是挺冤枉的,完全是被文家那个小魔女给惹急了,才会反击的;不教训他吧?毕竟他撕裂了文家宝贝的耳根。
    正纠结着,忽然看到何揽月扬起脸儿,很认真地说:“爹哋,以后我再也不会跟女孩子打架了,尤其是文灿灿。虽然我害她耳根被撕裂了,不过我答应了她,以后做她的童养夫,一辈子对她忠诚。”
    何天德顿时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:儿子,你才四岁多,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文家那小霸王给骗了去呢?想她老爸文一凡,那也算得上是一个商业奇才了,要人品有人品,要模样有模样,要本事有本事,可是结果呢?自从六岁起被裴佳悦这个女匪给拐了去当了童养夫,从此再也没有翻过身来,这世上好女孩子千千万万,你怎么竟然就这么糊里糊涂把自己给卖了呢?
    可是这些话他实在是没法儿跟儿子讲明白,只能绞着脑汁使劲想。
    “儿子,你和文灿灿都还小呢,现在说的话,将来你们长大了都不会记得的。不过呢,不跟女孩子打架是对的,你是男子汉嘛,男子汉就是要保护女孩子的。”何天德状似轻松地说,实则他的汗都快把后背湿透了。
    “爹哋,你说的对,我要学中国功夫,然后长大了,才好保护文灿灿。”何揽月很认真地点头。
    何天德顿时满头黑线:儿子啊,你确定那女霸王需要你保护?
    “揽月,男子汉是应该保护弱小的,不过,文灿灿虽然是个女孩子,看起来可不算弱呢。”何天德尽量不着痕迹说。
    “文灿灿就是看起来凶一些罢了,其实她还是很弱的,不然怎么她挖了我好多下,伤口都没有我拽了她一下那么厉害呢?以后有我保护她,她就不需要这么凶了。我相信,她以后会变成一个淑女的。”何揽月一脸自信说。
    何天德简直想要晕倒了:
    儿子,裴家那女匪就是个有毒的,长得不好,人又凶,偏偏还害你老爸惦记了那么多年。这还不算,她还招蜂惹蝶,弄得夏桥牵挂她好多年,听说后来娃都生了三个,还招惹了澳洲的大亨董中华。
    她生的那大闺女裴优优才刚过十岁,身边就有了两个铁杆跟班儿。
    现在可好,她这个最小的闺女,挖了你一脸指甲印儿,就把你给拐了去。
    苍天那!大地呀!
    “儿子,你的脸不疼了么?”何何天德很阴险地问,其实他是想说,儿子呀,人家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,你这脸上的伤疤都还没有好呢,怎么就惦记着要保护你的仇人了呢?
    “爹哋,其实我的脸还是有点儿疼的,刚才我说不痛是不想让裴阿姨担心,我怕她会惩罚文灿灿。”何揽月老老实实地说。
    何天德更加郁闷了:儿子,你爹哋年轻时候怎么说也还当了几年小霸王,欺男霸女的事儿也没少干过,你怎么就纯良得像只上帝的羔羊呢?
    “放心吧,儿子,你裴阿姨不会惩罚文灿灿的,毕竟她也受了伤嘛。”何天德无奈地安慰儿子。
    “就算是裴阿姨不惩罚她,现在恐怕她的耳朵也会很痛很痛吧?爹哋,要不我们打个电话问问好不好?”何揽月完全没有参透他爸爸的深意,依然牵挂着文家小霸王。
    “儿子,电话就不用打了吧?她耳朵有伤,不方便接电话,万一不小心把伤口弄得更痛了。”何天德磨着牙说。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不过爹哋,文灿灿会有十天不能来幼儿园上课了吧?要是我想她了,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她家看看她?”何揽月不死心地问。
    “到时候看你妈咪有没有时间带你去吧,你知道的,爹哋最近生意很忙,今天来幼儿园,还是扔下一大堆工作来的,今天晚上,爹哋还要加班呢。”
    “那好吧,爹哋你回家就忙去吧,到时候我找妈咪带我去。”何揽月压下心中的失望,很乖顺地说。
    在家里呆了五天之后,何揽月小盆友脸上的疤痕已经淡得只剩点红印了,他每天都照着镜子,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小脸蛋儿可以见人了,立刻就磨着他妈咪带他去文家了。
    何夫人最疼爱自己这个宝贝儿子,那天回来一看到儿子的脸,气得要命,心里直骂这谁家的女孩子这么没教养,居然把她儿子的脸伤成这样。
    后来听自己先生说,那是他老同学的女儿,而且自家儿子把人家伤得更厉害,气倒是消了一半儿,心里还有惭愧起来。
    见儿子磨着自己要去看那被他弄伤的女孩子,便亲自做了一些新鲜的草莓布丁,又烤了一些她家乡的小甜饼带上,这才领着儿子去了。
    到了文家,裴佳悦正好出门去了,只剩文一凡和文灿灿两个人在家。
    这件事的始末,文一凡都听裴佳悦说了,心里虽然也很想责罚文灿灿一顿,但是看到她也受了伤,心就软了,最后也不过是说了她几句罢了。
    看到何夫人亲自领着儿子上门来看望,他自然是万分地客气了,毕竟他家丫头欺负人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    “何夫人,您快请进来,应该是我们去拜访才对,倒是让您先登门了,都怪我最近太忙。”文一凡彬彬有礼地说。
    何夫人一眼看过去,发觉文家的男主人不但帅得没有边际,声音也是那么温柔动听,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儿怨气都消散了。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样的男人教育出来的女儿,应该不会太差吧?
    进门之后,文灿灿从二楼稳稳地走下来,冲着两个人甜蜜一笑。
    “阿姨,您喝果汁还是茶?我帮您倒去。”文灿灿很礼貌地说。
    自从惹出这件麻烦事之后,她老爸老妈虽然没有过分责备她,但是她知道,那都是托了她自己也受了伤的福,不然她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。
    以前遇到好多麻烦事,她都会推给周琤琤的,但是这次事发突然,且又有那么多证人在场,她想不认都难。
    还好,那天来幼儿园的是何揽月的爸爸,他跟妈咪是熟人,没好意思过分追究,不然她肯定会死得很难看。
    现在,何揽月的妈妈来了,还不知道她究竟是来看她的伤口,还是来找她算账的。
    心里这样犯着嘀咕,她自然不敢像平时那样飞奔而下,并且,一看到客人进门,她就做出十二分的淑女模样来,这样,首先她老爸不会太生气。
    至于客人心里怎么想,她不敢肯定,但是礼貌一些,总是不容易惹人家更生气吧?
    何夫人心地单纯,哪里知道这个笑靥如花的小女孩心里会有这么多的小九九?
    看到她既礼貌又可爱的模样,她简直不能相信,那天挖烂她儿子脸的人会是她。
    “来杯茶吧,谢谢你,小可爱!”她俯下身来,亲了亲文灿灿的小脸蛋。
    文灿灿一溜烟儿去拿了家里最好的茶,并且到饮水机里接了开水,颠颠儿地端过来,亲自递给她。
    “文先生,我带了自己做的小点心来,给你们尝尝。顺便再替我儿子给你们道个歉,毕竟他是男孩子,不该跟女孩子打架的。”何夫人很真诚地说。
    到了此时,她相信,那天之所以发生那种事,一定是上帝打了个盹儿,这两个孩子都犯了迷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