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书屋 > 都市小说 > 老婆听说你爱我 > 结局:完
    若夏睁开眼的时候,周围的光线有些弱,空气里隐隐约约的有些臭味,她四处打量了一下,很空旷的地方,光线却不太强烈。.
    动了动,手上被缚住,心里不免有些害怕,她在这个地方无亲无故,即使他们要了她的命,也不会有人发现,不免有些懊恼,自己竟这样轻信于人。
    细细想想,这件事透着诡异,覃瑶与她许久未见,也从未有过恩怨,可是这一次她却要谋害她,这又是为何?
    她沉思了片刻,慢慢的理清了思路,依稀记得晕过去的时候,似乎是有一个男人,联想起之前覃瑶谈到她男朋友时的支支吾吾,她蹙紧了双眉,她应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那么唯一有可能的,与慕泽焱有关,想到这,她的心不由得“咯噔”一声,慢慢的开始往下沉。
    门外有窸窸窣窣地脚步声,沉稳而霸气,推开门,她微眯着眸子,看清楚了来人,他五官俊逸秀美,身上却有着与长相不符的戾气,狭长的眸子,深邃不见底,嘴角勾着一抹浅笑,亦正亦邪。
    若夏抿唇,不语,那男人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,若夏也不屈不挠的盯着他瞧,确定她从未见过这号人物。
    “你不害怕吗?”上官烈冷笑道。
    “我说怕,你也不会放了我不是吗?”若夏冷静的道,身体发虚,可面上却是分毫不差。
    “牙尖嘴利,果真是慕泽焱的女人。”上官烈淬了一口,面上闪过几丝轻蔑。
    “慕泽焱的女人至少比你强,不会躲在女人背后下手,我不知道慕泽焱哪里得罪了你,只是你不知道吗?我和慕泽焱已经离异,你抓了我也没用。”若夏垂了垂眸子,遮去自己的情绪,只有这样,才能不泄露自己的害怕。
    “有没有用,要试了才知道,若是没用,那便弃了就是。”他蹲下身,面上闪过一抹阴狠之色,若夏的心一颤,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唇瓣,才不让自己的呼救声发出来,慕泽焱,果真会来救她吗?
    她自己都不确定,已经毫无关系的两个人,何需再为她送上性命。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对他有没有用,只是我知道,若是他不来,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得死。”他捏住她的下巴,俊美的脸上满是残酷无情,还有着淡淡的嗜血。
    若夏浑身轻颤,琥珀色的眸子里迸射出一抹恨意,为何总是要破坏她的生活,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。
    “大哥,慕泽焱来了。”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,身手矫捷,面容黝黑。
    上官烈站起身来,偏转着头打量着若夏,从身上掏出一把刀,纤细的指夹住锋利的刀刃,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嗜血,冰冷的刀刃折射出冷艳的光芒,他低低的笑道,“看来你还不错。”
    说罢,便转身出了这门,他要求慕泽焱只身前来,四处空旷,果真只他一人,上官烈不免失笑,是疏忽,还是故意,慕泽焱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
    “慕泽焱,你这胆小鬼,没想到也有勇敢的一天。”上官烈嗤笑。
    “上官烈,有事便冲着我来,放了若夏。”慕泽焱黝黑的眸子幽深,看上去毫无波澜。
    “慕泽焱,我要的是你的命。”
    “上官烈,我们的事,我们自己解决,何必牵扯上别人。”慕泽焱蹙紧了眉头,不知他竟恨他这么深。
    上官烈对下属使了个眼色,那人便进去将若夏架了出来,若夏在看到慕泽焱的那一刻,泪水便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,那熟悉的眉眼,就那样映入眼帘,不知怎地,一直漂浮着的心,瞬间便平复了,有他在,便安心。
    慕泽焱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,见她没有伤着,这才放下心来。
    上官烈冷冷的看着他们,心里愈发的冰冷,凭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幸福,而他却永远的失去了菁菁。
    这样想着,手里的刀便指向若夏细白的脖颈,勾了勾唇角,淡漠的笑容,却透着密不见光的阴狠。
    慕泽焱大惊失色,他伸出手,想阻止他,“上官烈,你到底想怎样。”
    上官烈用刀在若夏的脖子上比划了几下,语气冰冷的道,“慕泽焱,我想过了,这一辈子如果你活着,我便会觉得不幸福,所以在你和你老婆孩子之间选吧,你要活着,她们就得死了。”
    慕泽焱的瞳孔蓦然睁大,脑子里快速的思考着,他沉吟了片刻道,“上官烈,即使你不管自己的性命,可你总还是要顾及上官家的,伯父伯母恐怕再也禁不起一次动乱了。”
    上官烈似乎是犹豫了片刻,随后不在乎的笑道,“你以为我还在乎上官家吗?早在七年前,上官家的脸面已经没了,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。”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几乎接近咆哮,手上的刀刃更是碰上了若夏的肌肤,白皙的脖颈间渗出一道血痕。
    慕泽焱倒吸了一口凉气,双眸漆黑深沉,却透着一股阴鸷,紧握成拳的手上青筋凸起,看得出已是怒极。
    “你放了她们,我的命,随你。”慕泽焱的声音平淡,却是强压着怒气。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你的命没了,这些无关的人,我自然会放过。”上官烈冷笑,任凭着属下将一把刀扔至地上,用眼神示意着慕泽焱。
    慕泽焱将刀握在手中,双眸垂下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,冰冷的刀刃碰触到肌肤。
    若夏大喊一声,“慕泽焱,你要敢死,我先死给你看。”这个男人,不温不火,却总是做着这样感动她的事,这一刻,她早已忘了那些罅隙,只期望他能活着,这样就好。
    “住嘴。”眼见着就要得逞,却生出这样的事端,上官烈狠狠的甩了若夏一个耳光,若夏痛呼。
    慕泽焱大怒,拿刀指着上官烈,“你再动她一下,我发誓此生倾尽所有,也要让你血债血偿。”
    上官烈冷笑,“你还有以后吗?再不动手,这如花似玉的老婆就要命归西天了。”
    慕泽焱眸光微滞,弯了弯唇,低声道,“有些话,我想对她说,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份上,让我把话说完。”
    上官烈扬了扬眉,不置可否。
    慕泽焱看向她,眼中心中只有她一个人,眼神专注而温柔,“若夏,如果有来生,即使知道你爱的是别人,我还是会像这辈子这样选择,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你,放弃了你,我该如何活下去。”
    若夏早已泪如雨下,她才明白,原来他们之间的误会那么深,他也深爱着自己,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一步。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她颤抖着喊出来,见他拿起那把刀子。
    那一刻,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手肘往上官烈的小腹撞去,上官烈见她柔弱,并未防的严实,冷不防这么一撞,到叫她逃了开来,。
    若夏拼尽全力朝着慕泽焱跑去,脸上泪痕犹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