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书库 > 科幻小说 > 知晓后 > 16岁·混色
    她的短暂抽身给了温之晓喘息的机会,她强迫自己接受“剧本安排了一个知晓剧本走向的人物”的诡异设定,且这个设定完全打乱了主线剧情,她出去绝对要给策划寄刀片。

    叫了几声系统,没反应。系统这个废物。

    明入深表情最轻松,他很辩证唯物主义,就算把世界观掰开了摊在他面前,他也会坚定地推翻神创论,然后科普唯物主义一元论,再坚持下去,他甚至可能怀疑世界存在的客观可行性,然后觉醒自己是剧本人物——

    可能,但温之晓决不冒险。

    程朝河要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他就是世界构成的一部分,撒旦不会让他觉醒,他的表情远比明入深凝重得多——后者几乎没停过筷子——但温之晓很难从他表情解读出他的想法,他只是稍微震惊,短暂迷茫,剩下的就是构建内心世界自我沉思,温之晓偷瞄好多眼都找不到这颗蛋的缝。

    其他都好说,就是反派提前走剧情,肯定第一个捞男主,到时候来不及跟男主滚床单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“水水。”

    明入深拉长调,不高兴地盯着她:“你怎么老看苗苗?”

    温之晓撑着额头,脑子离家出走,再虚晃一枪: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他有病,或者我有病吧,这么多吃的不动筷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朝河试图建立她话语间的逻辑关系,“为什么我不吃这些东西就是有病,吃得少违反人类道德标准表吗?”

    看,现在就开始这“世界”那“人类”地划分物种界限了。

    温之晓唉声叹气,目光空渺地飘向交缠着雨痕的窗玻璃,淅淅沥沥,滴水打石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梅珑将一本印着烫金字体的绿色硬质书籍拿过来,书脊看起来有两叁百张,书页跟A4纸差不多大,翻阅间溢出淡淡的书墨香气。

    温之晓凑过脑袋去看,看见全是英文书写体顿时头疼,理所当然地把书推给唯一看得懂这种花哨字体的人眼前。

    程朝河快速浏览几页:“用的日记体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这个家族把《卡特琳的预言世界》当成了传家宝,书被保养得很仔细,易坏的书脊做了重新装订,书页虽有些泛黄反卷,但字迹依旧清晰,很多都是后面新描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而且预言的东西确实很准。”

    明入深点了点头:“我看见了好多敏感词汇。”

    翻到四分之叁,字体就消失了,后面都是空白。程朝河拿小指头托住,又翻回前几页,慢慢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温之晓快趴在桌子上:“写了什么,让你这么严肃。”

    “神将降罪于我,因我看见恶魔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快速翻译下面的一段,露出一副怎会如此的微诧表情,沉思几秒:“下面的意思跟刚才说的差不多,神明和堕天使发生战斗,堕天使被迫陷入沉睡,但是故事没有结束,因为……神明依旧在堕落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无法终止信仰的湮灭,天堂出现了看不见的裂缝,耶和华说,需要新鲜的血液填补空缺,于是他们创造了人类,并耐心等待人类社会塑造完整独立的灵魂,他们寻找并引领至善至纯的人进入天堂,如此天堂才保持平衡。”

    温之晓心道原来如此,且显而易见:“但是?”

    “但是人间善恶守恒,且总量不变。”程朝河控制声音,不让自己露出太多想嘲笑天使的语气,“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世间的恶意永远多过所谓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但嘲笑某个人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哂笑一声:“我就说,你们那些真善美不过是心怀鬼胎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他因为这跟温之晓吵过架,不过那是初中时候的事了,怎么他这么记仇?

    温之晓呲牙咧嘴地凶他一声:“我也还是那句,心有正义的人不会因世道险恶放弃坚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那么想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固执死了。程朝河不理她,接着念:“邪恶给予地下养分,致使多年后恶魔们苏醒,他们决定杀死人类,抢回自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恩将仇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趣的是,恶魔因重伤失去实体,它们降生世间的前提是,寄生然后夺走人类的身体,伪装成正常人。”他略一下扫,翻了页,“通常情况,他们更被心底欲望深重,有罪恶感的人吸引……下面这段话大意是她没法统计具体数字,所以不知道这段预言的真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