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书库 > 科幻小说 > 知晓后 > 16岁·钴蓝
    梅珑是七岁那年夏令营的随行医生。

    据她自己说,那是业余技能,不太靠谱,她的主业是舞蹈,之前曾在舞团做过首席,可惜因伤退出,转业做了老师。

    温之晓从夏令营回来,没多久便偶然发现梅珑跟她在一个小区,有过几次愉快的交集,间接对舞蹈产生了兴趣,踏进了这个圈子,入门做的就是梅珑的学生,梅珑履历很漂亮,也会教学生,因此温之晓的基础打得很扎实。

    虽说温之晓后来认为没有梅珑她也会学舞蹈,但她确实很感激梅珑把这个过程提前,使她受益颇多。

    温之晓在楼上房间洗了澡,换洗了衣服,把鞋刷干净,才小心翼翼地踩着梅珑给的拖鞋下楼,这里寸土寸金,弄脏都是罪过。

    走到中间,她想起来自己拿了好多食材,猫着腰透着楼梯向下瞧——

    包在沙发脚的地上,沙发坐着的是程朝河。

    他穿着白衬衫,外面是黑白拼色的外套,正在读书,稀罕。温之晓记忆里,他一向是个只穿白衣的西方天使,辛苦他父母每天要洗衣服。

    程朝河身板很直,背后像撑着把直尺,大概也不适应环境。

    明入深跟梅珑更熟识,他小学天天去梅珑的教室接青梅,现在显然放松很多,站国标台球桌旁尝试打清台,握着球杆的手指修长。

    梅珑正往冰箱里放食材,她饮食十分严格,温之晓怀疑放的食材是他们叁个准备的,但她要是知道温之晓带了一堆高热量的寿司,鸡翅根和烧烤,非把她骂死不可。

    温之晓腰更低了,开手机偷偷给明入深发消息,一边给他使眼色,期颐少年能从台球桌分次神,甫一张嘴就来了个阿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叁个人齐刷刷看向她。

    温之晓干笑两声,挠了挠头发,努力想些暖场的说辞,冷不丁又一个响亮的阿嚏,她身上摸着凉飕飕。

    “小心着凉。”梅珑说,“我开了壁炉,你去靠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还有壁炉呢?太豪华了。”温之晓缩着身子向下走,“老师,你有这么大的庄园,为什么还住在我们小区啊,我们小区不是富人区,开舞蹈班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她打量一圈,拿了把椅子蜷在壁炉边,把手伸到火堆旁取暖,火光把她掌心映得异彩灼灼,纤巧玉秀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住,多孤单。”梅珑笑了笑,她眼神有意无意地瞥程朝河,满是无法言说的兴趣,“这房子并不是我的,是我丈夫的房产。”

    “您有丈夫?”

    温之晓吃了一惊:“我还以为您单身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。”梅珑摸了摸鼻子,不紧不慢,“我们两地分居,不常见面,后来他因病去世,遗嘱写的我名字。我整理他资产时才注意到这里,前几天雇了保洁打扫,碰巧遇到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隐约一声嗤笑,把温之晓的问话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温之晓看看沉浸在台球里的明入深,他清了大半的台;再看看捧着书的程朝河,他跟温之晓对上眼,平静地掀眼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幻听了。”温之晓回头看玻璃上斑驳的雨痕,朝掌心哈了口气,心安理得地继续取暖,“能有这么大房产,非富即贵,要是我的话早就抱着钱,开开心心躺着过完下半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梅珑笑:“你就这点愿望?”

    “我愿望可大着呢。”温之晓又打了一个喷嚏,她仰着头捏了捏鼻子,“我应该是真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明入深给她递了杯热水。

    “你清完台了?”

    他嗯嗯两声,用转音表示否定:“没对手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温之晓笑起来。明入深蹲下身看她全喝完。温之晓有个坏毛病,不到口渴想不起来喝水,小时候脱水住院过,从此明入深就把这事记住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外套被温之晓洗了,没准备多余的。

    温之晓用胳膊肘戳了戳他,示意他看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明入深诧异地挑了半边眉,看她缩在旁边一条条给自己发消息,半个屏幕的感叹号。

    明入深低头看半天:“就为了这个事?”

    他转头问程朝河:“水水的书包没洗吗?里面有不少吃的,还有衣服。”